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园丁风采 > 名师工作室 > 平雨合 > 正文内容

泾县幸福路(我与一座城·红色记忆⑧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1-09-18 浏览次数:

   第一次去安徽泾县,满眼春光,边走边看,一时竟迷了路。

   车子开到一个山顶,望着前方的路,崎岖狭窄,不免踌躇起来。 幸好手机信号还通畅,拨通当地友人的电话,经他一番指点,我们才绕出了重重叠叠、蜿蜒起伏的山岭。 泾县的山其实并不高,全县平均海拔二百五十米,最高峰也不过一千多米,但境内群山环峙、层峦逶迤,当地人素有“七山一水一分田,一分道路和庄园”的形象描摹。 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,就发生在这里。

   1941年初,出于维护抗战大局的考虑,驻守泾县云岭的九千余名新四军战士奉命北撤,不料途经茂林地区时,骤遭国民党军队伏击。

   众指战员在叶挺军长指挥下被迫抗击,血战七个昼夜,终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,除约两千人分散突围外,大部分壮烈牺牲。 那是泾县历史上阴云密布的时刻,风云呜咽,草木含悲。

   犹记得多年前遇见一位新四军后人,聊起父辈当年的遭遇,老人还没开口,眼就红了。 这位老人和一些新四军后人、新四军军史爱好者,南下北上,历时一年多,采访、搜集了大量一手资料,记录下东流山间可歌可泣的往事,全景式再现皖南事变的历史现场。

   书印出后,老人送给我一本。

   书中讲述的故事,有不少我已耳熟能详,但每每重新读起,内心依然被深深震撼。 我仿佛看见叶挺将军举起戴着镣铐的双手,在国民党监狱的墙壁上,写下满腔的怒吼。 我又仿佛看见隐蔽在岩石洞中的七名新四军女战士,脚穿草鞋,不惧危难,将敌军引向自己所在的方向,在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后,纵身跳下深深的悬崖……听老人说,皖南事变那一年,东流山上的映山红开得格外旺盛,红艳欲滴,犹如烈士之血,伴随着杜鹃鸟如泣如诉的啼鸣,令人动容。

   革命年代的英雄们抛头颅、洒热血,不惜牺牲生命,梦寐以求的是换取万千大众的幸福生活。 驻扎泾县期间,叶挺将军曾写下诗句:“千里江淮任驰骋,飞渡大江换人间。 ”深情的期许,一直是这片土地热烈的期待。

   现如今,千里江淮,换了人间。 云岭山下,皖南事变烈士陵园纪念碑前,如织的访客,庄严的宣誓,在不断告慰那些长眠于此的先烈们:英雄的故事不会老去,英雄的鲜血不会白流,英雄的精神正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一代代接力传承,正在新时代迸发出强劲的生命力。

   在泾县,我不止一次听到有关“幸福路”的故事。

   这条路的起点,位于泾县最偏远的汀溪乡桃岭村,那里曾是土地革命时期皖南特区苏维埃政府所在地,曾为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期间的游击队提供隐蔽的屏障。

   但当地老百姓长期受困于大山的阻隔,出入都要翻山越岭,生活极为不便。 “桃岭苦呀桃岭难,两座大山把路拦。

   ”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在当地党委、政府的带领下,党员干部与基层群众同甘共苦,凭借原始简陋的工具,手挑肩扛,历时四年零两个月,终于修出了一条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的“幸福路”。 幸福的生活,需要依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。

   当年那条简陋的盘山路,几十年来不断修缮、升级,早已成为各地游客心目中不可错过的经典旅游路线。 六道大弯,一百多道小弯,李白笔下“佳境千万曲,客行无歇时”的泾川胜景,终由桃岭盘山公路铺陈成真。 旅游业发展了起来,当地老百姓在路边开起了农家乐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   幸福之路,还有很多。 在泾县的青山绿水之间,修建起越来越多的乡村公路。 这些美轮美奂、如在画中的乡村公路,宛若一条条炫目的珍珠项链,串联起明媚的风景,串联起幸福的生活。 英雄的土地,从来就不缺乏英雄的梦想;梦想的实现,靠的是逐梦人的奋斗与拼搏。

   雨后清晨,我从泾县查济一处古色古香的民宿中醒来。

   民宿是一位朋友开的,他本在国外留学,却被皖南这片山水吸引,毅然归来,开了这间民宿。

   偶得闲暇,他还会带着农家子弟诵读经典。 窗外,远山苍翠,云烟四合。

   一群少年端坐中庭,齐声诵读课文。

   这安宁的幸福气象,正如无数革命先烈之所愿!(责编:关飞、李阔)分享让更多人看到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